在村里他为人憨厚,勤劳能干,为啥他就过的这么难?

图/文:张仁杰2017-12-26来源:

村里的一位老人过世,小如的爸爸过来吃酒,他吃很快,因为家中的儿子和女儿还要等他回家做饭。提起当地的吃酒之风,小如的爸爸哭笑不得,十几年前,吃一次酒20块钱也就差不多了,如今,100块钱都算少的了。他认为村里婚丧嫁娶酒必须要吃,毕竟这是几百年来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但是像高寿酒、生日酒、二婚酒、满月酒、状元酒等等这些五花八门的酒,真的没有必要吃了,而且他一个种地为生的人,实在吃不起了!近期县里开始治理吃酒风气,到处张贴宣传标语在小如爸爸眼里,这些做法都用处不大,毕竟吃酒是老传统了,拿工资的干部人员好管,农民就不好管了,反正农民没有正式的工作,也不拿国家的工资,总不能把分给他们的土地收回去吧?除非让县里下达一个规定,谁乱办酒席就枪毙谁!

吃完酒,小如的爸爸匆忙赶回家,看见年迈的邻居老人还在地里耕种,他边摇头边叹了口气小如的爸爸说,自己家中有3亩水田1亩旱地,以水田为例,风调雨顺大丰收的情况下,一亩水田可以收大约1000斤的稻谷,按照今年的水稻价格,每亩地的收入大约为1400元钱而且化肥、农药、种子、灌溉、耕种都需要钱,每亩地最低500块钱这样算下来的话,他家当年的土地纯收入大概是3600元左右村里很多人都外去打工了,到了农忙时节,如果家中没有劳动力的话,还需要请人耕地、收割,每亩土地大概300块钱。他现在在村里是主要劳动力,除了自家土地,他偶尔也会帮人耕地、收割或者打点零工,每年也可以收入3000元左右。但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,庄稼收成好的情况下他一个人一年可以挣六千块钱,而一家人一年的开支最低需要八千,要想一家人能生活下去,每年必须要欠债二千元才行,如果遇上突发事故或者病的话,欠债就会更多

回到家,他先把猪圈里的头猪喂了才生火做饭,小如则在一旁帮忙他一直抱怨养猪是亏本的买卖,如果摊上生猪价格高的话,每头猪最多也就200块钱,他很难遇上价格高的时候,也就习惯亏本了。小如的爸爸现年46岁,为人憨厚老实也是村里唯一留守在家的中年男人。在当地,像他这样年纪的男人留守在家并依靠种地为生的情况是非常难见的。甚至当地的老年人还说他脑子不正常现在这个社会,不出门打工,光靠种地养家,不是疯子就是傻子!对于村里的流言蜚语,独立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的他既在乎又无奈。9年前,家境贫穷的他好不容易通过媒人介绍认识一个带着三个小孩的女人,他不在乎对方结过婚,也不嫌弃对方带来的三个孩子,他觉得能够有女人嫁给他就心满意足了。考虑到当时他家的老房子快要塌了,女方就提出必须要修建三间平房才愿意嫁过来,他同意了,借贷修建了三间平房。

用户评论

换一张(不区分大小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