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人家的孩子到底该不该上大学?

图/文:张仁杰2017-11-16来源:

2011年9月,出生于1997年的小倩刚刚就读初中一年级,她的弟弟也在读小学四年级。小倩的小学是在村里的小学上的,从家到学校需要步行三个小时,尽管路途遥远,每天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在路上,但小倩在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中名列前茅,被县城的回民中学录取。考虑到小倩的爸爸瘫痪在床,学校特意免除了小倩的学费。为了让姐弟俩和县城里的孩子接受一样的教育,小倩的妈妈特意在县城租了一间每月200元钱的小房子供一家人居住。平日里,小倩的妈妈便到街上用自家的破旧电动三轮车拉客,每人每次一块钱,一天下来可以挣50块钱左右。虽然辛苦,但多少有点收入,这些收入既要租房子,又要负责一家几口的吃喝,还要负担小倩爸爸的医药费。做电动三轮车拉客的生意风险很大,县交通局运政部门到处抓这种“黑车”,抓住立刻就罚款2000元,如果有熟人托关系,也得1000元

2012年11月19日,小倩的爸爸疼得无法忍受,为了给爸爸看病,小倩的妈妈只能再次放弃用电动三轮车拉客赚钱,一边四处寻医问药一边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。几年来,不仅花完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还欠了别人17万元的的外债

考虑到两个孩子还在县城读书,瘫痪在床的老公病情始终不见好转,小倩的妈妈开始收集材料,说什么也要找乡政府和乡计划生育部门讨要一个说法!小倩的妈妈认为,她老公之所以瘫痪在床,是因为结扎导致的瘫痪。为此,小倩的妈妈特意带着丈夫到省城计划生育科研院做检查,经专家确定属于非常罕见的男性结扎转留的后遗症。

用户评论

换一张(不区分大小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