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暖人生:2017年影像记忆!

图/文:张仁杰2017-12-31来源:

午饭吃得很简单,喝加盐的茶水吃着面饼。从牧区移民到县城的央措和她的丈夫刚开始很不适应,原本牧区的一切生活习惯都因为来到县城被彻底打乱了。县城生活什么都需要钱,不像在牧区,虽然封闭,但自给自足,基本上用不到什么钱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在县城还要交电费。和当地大多数牧区移民一样,没有文化没有技术的央措和她的丈夫没有了原来放牧的经济来源,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每年一季的虫草采挖上。今年她和丈夫一共采挖了一千根虫草,全家十口人一年的吃喝指望这些了。眼下她的丈夫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“挖虫草的人太多了,草皮破坏得厉害,万一虫草挖不到了,一家人的吃喝该怎么办?孩子们上学该怎么办?”

本图文相关链接:

生态移民来到城市生活的央措:优生优育之类的事情她一无所知

/help/20171128/2017112846579.html


站在已经倒塌的老房子前,阿军一直抱怨自己的命运坎坷。多年来,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他做过很多职业,吃过很多苦,他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劳动所得把腿内的钢板取出来,遗憾的是,每个月的收入扣掉房租和生活费后,所剩无几。去年他腿部受伤的地方严重发炎,医生一再强调,再不取出钢板,就只有截肢一个办法了,为此,他四处借债才把钢板取出。按照医生的要求,取出钢板后,必须坚持用药才行,但他没有听医生的话,因为他实在拿不出钱来买药了。对于他来说,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要想自己挣钱看病简直白日做梦。他也想过回村找领导申请点低保之类的补助,但他离开村子太久了,这个村子对他来说也有些陌生了,更何况新上任的领导和他不熟,村里的低保自然也与他无关了......

本图文相关链接:

黄土高原的男人:贫穷到底有多可怕

/help/20171129/2017112946599.html


就在帕布快要实现他人生最大理想的第二步的时候,2014年的一场大病彻底打破了这一切。为了看病,他到全国各地求医,不但花光了原本准备买车的钱,还负债30万元,再加上每个月接近三千块钱的药费,彻底把他的家庭拖垮了。为了维持自己日常的药物治疗,他只能把自家购买的8分土地卖掉一半,尽管如此,还是无法缓解家庭的贫困,更何况他的四个孩子都还在求学中。考虑到生活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了,他打算将剩余的4分土地和房屋全都卖掉。无奈的是房屋地段过于偏僻,无人购买,但家中每天前来要债的亲朋好友却依然络绎不绝。帕布很感慨,他有钱的时候,大家都无条件相信他,都愿意借钱给他,争着请他喝酒吃饭。如今,大家再也不相信他了,更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,就算他跪下磕头也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了。

本图文相关链接:

农民出身逆袭成功的他被一场大病击垮了

/help/20171130/2017113046602.html 

用户评论

换一张(不区分大小写)